Discuz! Board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213|回复: 0

灰烬 dgwquumo

[复制链接]

7836

主题

7836

帖子

2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23708
发表于 2019-6-29 18:28:5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01   

  遇见楚白,是在夏天。   

  热得人晕头转向的夏天。   

  美术课都是在午觉之后,我满脸红印,目光呆滞得就进了美术室,像一滩烂泥一样趴在桌子上。美术老师是一个说话没有重点的中年男人,贼眉鼠眼,嗓子也是油腻腻的:“同学们都到齐了吧,今天我们请我画室的楚老师给我们上课。”我没有理会他,继续睡。几秒钟之后,原本稀疏的掌声忽然响亮起来,我听见身后女生小声的惊叹。我眯着眼瞅了瞅那位楚老师,猛地坐直和其他女生一起鼓起掌来。   

  那天楚白穿了一件圆领T恤,左边衣角沾了几点绿色的油菜,牛仔裤洗到发白。很瘦,棱角分明。总是笑着,却好像,没有那么开心。   

  他做完自我介绍就走到教室中间,我伸着脖子看他,他架好画架坐下来,转起手里的笔:“哪位同学想做老师的模特啊?”我二话没说就举起手:“我,我,我”得喊着跑过去,他一定觉得我蠢毙了,冲我笑了一下:“那就你吧。”我很僵硬得坐在他面前怕影响他,真的一点都不敢动,像一尊雕塑摆在风扇下面,他一面画,一面帮美术老师宣传画室。原来他们根本就是一伙的。嗯,一下子连美术老师都变得可爱了呢。他说他大学刚毕业,学画画已经十几年了,我脱口而出:“难怪呢,老师,你一看就是个艺术家。”不出意外的是一阵哄笑。美术老师瞪了我一眼。楚白有些尴尬得挠头。   

  最后他把画取下来送给我,我受宠若惊得问了他好几次:“真的吗,真的是要给我吗?”他哭笑不得得看着我,是给你的没错。   

  我默默得记下他的电话号码。  太原最好的白癜风专科医院地址  

  刚到公寓门口就看见在烈日下等我的夏宥,我不动声色得走过去,他看起来心情很好:“影澄,你可算回来了.”说着接过我的书包,我埋下头,嗯了一声。   

  02   

  我叫夏影澄,高二学生。   

  有一个貌美心高的母亲,六岁的时候和我爸离婚了。哦,我原来不是叫夏影澄的,因为继父姓夏,所以我也改姓夏。   

  继父呢,是个重点大学法语的教授,有一个儿子,大我一岁,叫夏宥,夏宥的妈妈是难产去世的,我看过照片,很温婉却算不上漂亮的女人。而夏宥呢,是个智障。   

  就是这么简单。   

  继父对我不好不坏,尽力去尽一个父亲的职责,却难免流露出刻意。夏宥对我却出奇得好,大概也是因为这个,母亲从来不会在家里对我大喊大叫,哪怕只是声音大一些,夏宥也是满脸戾气。   

  我站在门口换鞋,夏宥兴冲冲得跑去给我拿果汁。我坐在沙发上,把素描画像摊在膝盖上。画上的女孩子,清瘦,短发,穿白色的校服,汗湿了额前的发,浅浅的笑容。“影澄,这是你画的吗,真好看。”我抬头看了看拿着可乐和冰镇西瓜的夏宥,他真目不转睛得盯着那副画,目光澄澈,却有重孱弱的病态,我冲他摇摇头,他嘟着嘴把可乐递给我。   

  七点,我沉默着吃晚饭,那个男人坐在妈妈旁边,蓝白的格子衬衫,戴金属边框眼镜,不时往她碗里夹菜。   

  我把想学画画的事情告诉妈妈已经是一周后的事情,斟酌了许久才开的口,她切菜的手停了一下,几秒后才继续动作,她侧过头看我,前额的几缕发丝遮住她小半部分脸。   

  “怎么忽然想起学画画?”   

  “没怎么,就是想学?”   

  “学业那么重,你能平衡好吗?”   

  “我可以考美术大学。”’   

  “怎么没有听你说过你想考美术大学。”   

  啧啧,真是个疑心病重的女人,这次谈话实在算不上愉快,我撇撇嘴,我顺便把额前的碎发夹起来,拿着书包准备去学校。   

  “我等会和你夏叔叔商量一下,也不是不可以学。”   

  中午在图书馆遇见美术老师,我跑过去和他打招呼,他假笑着,不冷不热得嗯了一声,我冲他的背影吼了一句:“老师,我可不可以去你的画室学美术啊。”我话音未落,他就转过身来,赔上笑脸:“哎,我一看你就是个聪明孩子,学了美术肯定能考个好大学咧。”我强忍着恶心问明白画室的位置和上课时间就急忙和他道别,这样的闷热的天气,我也实在不想看一个秃顶老头谄媚。   

  我在聒噪的蝉声和闷热的暑气里度过了一个月,心情却是从未有过的明亮。   

  楚白啊楚白   

  我折腾了好半天才决定把画贴在床对面,这样我一躺下就能看见了,就好像看见楚白一样,这叫什么呢?望梅止渴对不对?夏宥都发现我不对劲,我叉腰傻乎乎得对着画笑,他跑过来:“影澄啊,你怎么总是对着自己笑啊”我恼羞成怒,瞪着他没好气得说:“要你管。”他识趣得走开。   

  夏叔叔最终还是同意让我让我学画画,本来呢,他是不那么乐意的,可还是禁不住夏宥的撒娇攻势。这样想起来,夏宥真是天使。   

  周六那天,我穿了一条水蓝色的吊带短裙,脚上是一双白色系带凉鞋,为了给他留下一个清清爽爽,不落凡尘的印象,我折腾了一晚上,早晨还为了摆脱一心想跟着我去画室的夏宥大费了一番口舌,现在颇有一种元气大伤的意味。   

  可是在看见站在门口迎接我的楚白后,什么狗屁元气大伤,分分钟生龙活虎。   

  画室里摆放了两排画架,稀稀落落的坐着几个人,也只是闲聊。我坐在一个长发的女孩子旁边,少女很自然地打起招呼:“你好啊,我是傅雅,你可以叫我小雅,你叫什么名字啊。”我边看着楚白找东西,边回答了她的问题:“哦,我叫夏影澄。”最后还是礼貌性得看了她一眼,清丽绝尘的女子,穿了一件鹅黄色的T恤,热裤暴露了她白皙修长的腿,柔顺的及腰黑色长直发。她看我的注意力完全被楚白吸引只是浅浅得笑了一下,左颊的酒窝若隐若现,埋头找东西也不再出声。   

  我毫无美术基础,和其他学过好几年美术的学生差距一试便知,特别是手法娴熟流畅的小雅。楚白站在我身后,看见连画直线都手抖得厉害的我,沉默了好一阵子。我窘迫得无地自容,他叹了一口气,坐在我旁边的空位,从拉直线教北京中科白瘕风级别北京哪个医院能治白癜风起。他握着我的手很温暖,却让我更加紧张。折腾了好半天,还[url=北京治白癜风那间医院好http://www.pifubing999.net]杭州专业白癜风医院[/url]是原样。事实证明,我不仅毫无美术基础,还毫无天分。最后楚白急的满头是汗,别的学生上完课楚白就让他们都回家了。   

  我就在夕阳的余晖里,拉直线。最后楚白也无可奈何了:“嗯,没关系,刚起步嘛,慢慢练就好了。”我使劲得点头,哎呀,刚起步嘛,我也厚颜无耻得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Comsenz Inc.

GMT+8, 2021-9-22 19:01 , Processed in 0.101365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